欢迎您光临www.8867.com有限公司!

死者母亲

时间:2019-12-29 03:09

图片 1

江歌遇害3年后,刘鑫改名为刘暖曦接受粉丝打赏。

2017年的12月20日,“江歌案”凶手陈世峰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两年后的同一天,微博话题#刘鑫#和#刘鑫改名#相继登上热搜榜。

在江歌遇害1143天后,网友发现,三年前“江歌案”中的当事人刘鑫已经改名为刘暖曦,并且其微博id@刘鑫6-6已有32万粉丝,发布的长文下有5万多元的打赏,俨然成为一位大V。

她的认证标示很让人唏嘘:

展开全文

这大概是最“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的认证身份。

12月15日,江歌的妈妈发微博称刘鑫已经改名刘暖曦。

随后刘鑫改名一事再次登上微博热搜榜首,很多网友表示不能接受。

巨额打赏背后是否有团队运作? 与其互动公司被列入异常名录

无辜的江歌因为保护刘鑫而被刘鑫的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但后来刘鑫连江歌的葬礼也没有出席。这样的恩将仇报挑战了公序良俗,所以当时的刘鑫被骂上热搜,而这些“骂出来的热度”,竟为刘鑫吸引了30多万的粉丝,还有源源不断的粉丝打赏。

在刘鑫之前的微博文章里,经常与一个名为@冷眼萌叔的微博账号点赞互动,几乎是一个刚刚发布了内容,另一个就会在几分钟之内转评或点赞,而点赞的内容都是对于江歌母亲的反驳和讽刺,甚至是人身攻击,在清明节时还刺激江歌的母亲说“阿姨,血馄饨好吃吗?”

刘鑫本人也曾给江妈妈发送私信:

有网友爆料称,@刘鑫6-6、@冷眼萌叔、@冷眼说新闻以及另外几个名字以冷眼开头的微博id背后都是同一个人在运作。有人说是刘鑫本人,有人说是刘鑫的母亲,还有人说是刘鑫背后的团队。

每隔一段时间,@冷眼萌叔 就会发一些激怒江歌母亲的话,江歌的母亲受到刺激也会在微博回怼,双方的见招拆招相互驳斥,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也给双方都带来源源不断的“热度”。

@冷眼萌叔 的微博认证为“福建津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通在企业查询网站,记者查询到了这家注册地址位于福建福州的文化传媒公司。公司在网站上提供的信息很少,主要成员只有两位,大部分信息数据都为0,记者拨打了注册留下的电话,提示对方已关机。

随后,记者在微博搜索这家公司,意外发现,有十几个微博的id认证为该公司的董事、设计师、健身教练、心理咨询师等等,粉丝数量都不少。

另据新京报调查,上述传媒公司曾被多次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刘鑫及相关账号已被封

2019年12月21日晚7时,再次搜索“福建津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现认证为该公司的id只剩一个了,而@刘鑫6-6和@冷眼萌叔的主页也显示:“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

微博管理员微博12月22日消息,#微博社区公告#关于用户@刘鑫6_6 “消费留日学生刑案的被害人家属”一事。微博接到大量用户的投诉,对此十分重视并进行调查和核实,现说明如下:

1、经核查,该账号存在通过私信、点赞等形式消费并攻击被害人家属的行为,现依据《微博投诉操作细则》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日起关闭@刘鑫6_6微博账号;

2、针对网传“变更名字立案起诉的材料全部失效”的问题,法律上没有任何被告变更名称后此前诉讼行为失效的强制性规定。另一方面如果被告的名称发生变化后原告及时更正,诉讼仍将继续进行,故网传“变更名字立案起诉的材料全部失效”并不属实。

在海量的舆论中,一个执着的母亲与一个少有人相信的证人之间的耿耿于怀令人唏嘘,而网络水军和营销号的资本介入,才是真正的“吃血馄饨”。

网友对于刘鑫改名的愤怒,大抵是因为在这一场无妄之灾里,本应身在其中的人却可以改名换姓开始新的生活,而无辜死者的母亲,却要一次又一次地午夜梦回,像一本风中的书,永远地一遍又一遍地被失去女儿的痛苦翻开。

江歌母亲起诉刘鑫立案成功

三年过去,虽然凶手陈世峰早已被判决,但江歌的母亲与刘鑫之间的恩怨并未结束,她认为刘鑫应该对江歌的死亡承担一定的道德责任,于是选择起诉刘鑫。

记者打开江歌母亲的微博,置顶的一篇是2019年11月3日发布的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11月3日,也是江歌三年前出事的日子。

通知书上显示,江歌的母亲以生命权纠纷起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的案件在2019年10月28日案成功。

据相关媒体报道,由于是跨国案件,江歌的母亲一直在奔波取证,光是对在日本获得的证据在两国间进行翻译和公证,就花费了九个月的时间。

江歌的母亲在博文里写道,“今天的青岛,比2016年11月3日暖和很多。虽然还没有确定开庭日期,但已经立案成功,相信司法会还我们母女以公道!”不日,江歌母亲对刘鑫的起诉会开庭审理,我们也将持续关注事情的最新进展。

变更名字立案起诉的材料全部失效?专业律师这样说

针对网传“变更名字立案起诉的材料全部失效”的说法,在上述公告中,@微博管理员 表示并不属实。法律上没有任何被告变更名称后此前诉讼行为失效的强制性规定。如果被告的名称发生变化后原告及时更正,诉讼仍将继续进行。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说,法律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刘鑫有更改自己姓名的权利,但其更名并不会对相关其的司法案件造成影响。

死者母亲。“在民事诉讼程序中,被告的身份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等都会在司法文书中明确,法院在实践中也会充分考虑当事人是否有曾用名,不会单单依靠一个名字去区分被告。”王维维说。

王维维表示,江歌妈妈只要知道刘鑫的身份证号码,无论刘鑫改为什么名字,在法律上,都能明确指向到刘鑫本人。对于刘鑫本人未来的生活、工作等,一旦遇到涉及需要核查个人信息的事项,其曾用名及其本人所涉及诉讼等信息仍然会存在。

北京市地平线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永平指出,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起诉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但这里的被告并不仅指姓名,还包括居住地址、身份证信息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九条的规定,如果当事人提供的被告的住所、身份证信息、工作单位、银行账号等信息,足以证明被告身份的,法院不会仅以姓名写错,就裁定驳回起诉,而是可以告知原告补正。如果原告拒绝补正的,法院才会裁定驳回起诉。

胡永平律师强调,立案时将被告名字写错,也只是涉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与立案时提交的材料没有关系。这些材料很多是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是证明其诉讼请求是否真实合法存在的证据,不可能因为写错被告名字就归于无效。

案件回顾:江歌遇害始末

2016年11月3日,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残忍杀害。

案件发生前,刘鑫与前男友陈世峰发生矛盾,搬到江歌处与她合租,陈世峰来到江歌和刘鑫的住处纠缠,刘鑫先进了房间,而江歌在门外为了保护刘鑫被陈世峰惨无人道地用刀多处刺伤脖子和胸部,最终因失血过多丧生。其间,刘鑫躲在门内一直没有开门。

但在后来无论是面对江歌母亲的询问,还是媒体记者采访,刘鑫都坚称自己没有锁门。

遇到危险情况时胆小害怕能理解,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敢保证当时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刘鑫真正让人愤怒的,是这三年来对江歌妈妈的所作所为。

看来,江歌去世后留给世人的这一幕幕人性的剧,还远远不能完结。

祝江歌妈妈保重身体,愿饱受伤痛的灵魂早日得到安抚。

综合自 闪电新闻 北京日报 新京报 新浪微博等

编辑 贺依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